九州天下娱乐对话DC漫画大师Jim Lee:美漫在中国

2019-06-07 12:30:58 围观 : 130

  最期待谁的Rebirth故事?DC=暗黑是真的吗?站蝙蝠侠跟谁的CP?对漫威家美国队长变九头蛇怎么看?“中国超人”什么情况?

  新浪娱乐讯 上星期,DC家的漫画大师Jim Lee在2016励德漫展与漫迷见面,这也是他第一次来及时隔30年后再次来中国。李聚聚表示:来之前真的曾担心一个来看我的人都没有,想不到……(人山人海)。对美漫在中国的前景燃起了希望的他心情大好,群访时非常健谈地跟中国聊了45分钟。重点当然是DC漫画近期的大新闻Rebirth,以及对蝙蝠侠、超人等DC经典角色的看法:最期待Rebirth里谁的故事?DC=暗黑是真的吗?站蝙蝠侠跟谁的CP?对隔壁漫威家“美国队长变九头蛇”怎么看?有什么事是漫画能讲、电影不能讲?“中国超人”什么情况?还有很多他个人的创作和体会,作为画手圈内的聚聚,他却表示特别恨好的写手,为什么呢?

  Lee:新52还在进化中。新52是对之前的DC漫画故事的一次彻底重启,之后有一些长期的DC漫迷认为我们可能忽视了一些他们爱的DC漫画的特质。所以我们做了Rebirth,以DC的首席创意官Geoff Johns为核心来创作。新52是彻底重启,而Rebirth则与新52有延续性,并且为有80年历史的DC注入新的元素,但是仍让漫迷们觉得他们拥有那些熟悉的角色和内容。新52有很多新的角色、故事、发展方向,但我们在做新52时可能也冷落了一些以前积累、流传的东西。简单说来,Rebirth是希望让喜欢新52之前的和新52之后的人都能找到他们喜欢的东西。

  Lee:我们现在把新52之前的超人带了回来,所以有两个超人共存了,而新52的超人死了……嗯,我还不能剧透太多,这个故事还在继续,新52的超人也有很多很好的特质在故事中展现。

  Lee:Rebirth不是完全之前发生的一切,对于角色的改变的着眼点是聚焦在那些积极的方面,那些很好的、让我们喜欢那些角色的方面。比如Geoff Johns这次在设定绿灯侠和闪电侠的时候,就是要集中在他们本身那些独特的方面,看看之前是不是忽视了某些好的东西。就是把他们在新52的好的方面和新52之前的好的东西结合起来。比如新52中绿箭侠跟黑金丝雀并不是一对,但是如今我们会回头集中讲这个,因为这段恋情对于两个角色的性格、历史都是相当关键的。我们甚至让绿箭侠重新有了山羊胡,夜翼再次穿上了蓝色,那些人们认为对这些角色很关键、必须延续下去的东西。这些我们都知道,我们都理解……但新52也有很多好东西,所以就是把两个世界结合起来。

  是的,他回来了,整个闪电侠大家庭进入了这个超棒的“神速力驱动”之中。很多人觉得没有Wally,这个家庭不完整,所以让它回归是Rebirth的重要部分。而Joshua Williamson(Rebirth《闪电侠》作者)拿出来的故事是现在神速力在中心城“”,让许多人也有了快速奔跑的能力,其中一些人选择了当,还有一个连环杀手获得了能力……我很喜欢这个故事,因为我觉得它真正表现了闪电侠身上独特的东西、那些让他独一无二、酷而有趣的东西:他获得神速力之后选择了当一个超级英雄,而有些人获得神速力后就选择去做坏事。我觉得这能讲出一个很酷的好故事。

  Q:同样一个新52消失了之后回归的角色是二代海少侠Jackson Hyde/Kaldurahm,但他这次不仅回来了还变成了gay,一个喜欢男性的、挣扎的少年。你们做这个改变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?

  Lee:这些角色的改变都是有很多理由的,让角色的种族、性取向等多样化是出自于DC想要让漫画故事更好地表现我们所处的这个现实世界。当1930、1940年代这些漫画故事刚被讲述时,很大程度是以白人为核心,以纽约城为核心,以男人为核心,当时的流行文化、娱乐文化就是那样,没什么不寻常的。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发展了这么多年,如今的现实生活已不再是那样,所以我们让重要角色们有不同的身份。而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画出好的故事,让这些角色的改变成立、有意义,我们不会为了多样化而多样化,而是希望用这些改变去讲述更有趣和多元的、一些用以前的人设讲不到的故事,这才是做改变的核心。

  Q:人们经常喜欢给一个东西加上简单的标签,比如很多人给DC漫画的标签就是“”、“现实”、“传承”。你怎么想?

  Lee:Rebirth的意义有部分也在于DC的不同特质,DC英雄总是更偏标志性的、抱负远大的、理想化的,比如超人,和真理的。而这次我们想要回到一个充满希望的、乐观的世界,这是Geoff Johns的工作重心,他为此跟作者、编辑团队开了很多次会:我们如何才能实现这个目标,而又不故事性、尖锐性。

  Lee:我觉得这没有过时和不过时一说,我们希望DC的故事有着范围很广的风格,我们也有给小孩看的,给少女看的,也有《》精装版、《致命玩笑》这种更尖锐、给更年长的读者看的故事,再看看(新52的)《蝙蝠女》、《哥谭学院》……很多完全不同的风格和故事。现在是漫画的“黄金年代”嘛,它成了流行文化的基石之一,我们希望让读者看到的是DC不同风格、数的作品,而不是只讲一种故事。

  Lee:不会,Rebirth只是集中于那些让DC与众不同的特质,像传承、时代、希望和乐观,这些都是DC诞生时就有的特色。

  Q:说到《致命玩笑》,除了马上要问世的《致命玩笑》动画版,最近还有消息说接着这部会出的下一部DC动画是《联盟》(网上的《致命玩笑》的补充物料信息显示有《联盟》前瞻),你这儿有动画的消息吗……

  Q:你们现在把“守望者”也引入了Rebirth的世界(已经暗示了笑匠等,曼哈顿博士还干了大事儿),打算用这些角色做什么呢?

  Lee: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,Geoff Johns关于这个有个很宏大的故事,你这一整年都会看到一些暗示、线索之类的,你们很快就要看到这些对整个的影响,它为一个故事搭建了舞台,当所索汇集到一起然后展开,非常宏大。但这个故事要等到2017年。

  Q:你会把更多“狂野风暴”(Wildstorm)的角色带到DC的Rebirth中吗?像风暴那样的?

  Lee:Wildstorm的角色在新52里可能没有得到最好的利用,我个人是觉得有了超人、蝙蝠侠、联盟这样的角色,很难再放更多的超级英雄角色在他们身边,会感觉有点累赘,要把他们当做整个的核心人物的话需要用的创作空间也是不同的。所以……我们对于Wildstorm的角色是有计划的,但我还不能透露。但是我想当我们透露要讲什么故事的时候,漫迷会很高兴。

  Lee:呃……漫画这个事是这样的:一切皆有可能。因为漫画每周都要出故事,而我们已经这样出了80年了。所以我们有能创作你在电影中可能看不到的故事,因为如果电影搞了个那样(美队变九头蛇)的大新闻,它没法马上讲这个改变的后续和背后的故事,因为下一章故事可能要等到一两年后才能出,而漫画是每周讲,所以我们可以放出一个疯狂的前提,引起人们的注意。然后用一个月的时间来讲关于这个角色的一个多层次、有深度的故事,把观众带回他们熟悉的这个角色的状态。所以你看看漫画中众多角色们这么多年的故事线发展,都是经过了很多疯狂的变化的,因为这些都是鲜活的角色,我们不想把他们放进琥珀里封存起来,不想让他们只是一个“品牌”,我们在创作上会有一些挑战:蝙蝠侠的背断了,又好了,他了哥谭城;超人被了,又回归了……如今有了社交网络,人和人之间的联系非常迅捷,对漫画故事的反应很快。他们可能对故事完全展开需要的时间没那么有耐心了,他们想马上得到答案:“等等,你们把这个角色这么着了?怎么能这样?”

  Q:她的问题让我也想到说:你们在漫画创作上会有一个“界线”吗?就是像美国队长变九头蛇,蝙蝠侠变这种,可能有人觉得可以,有人觉得天雷,不能接受。比如《闪点悖论》里布鲁斯·韦恩的父母没死,他死了,托马斯·韦恩成了蝙蝠侠,玛莎成了。这听起来很疯狂,但在这个故事的讲述中是成立的,所以我觉得没问题。像《不义联盟》很多人喜欢,但我个人很喜欢超人,我是觉得没必要把超人这样的角色黑化。你个人会觉得有什么事是绝对不能讲,就算可以去讲一个故事让这个设定成立也最好不要的吗?

  Lee:我觉得是没有绝对的说什么不能讲的,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它会不会凑效,比如万磁王变成了英雄,那其实给这个角色增加了很多深度,漫迷也非常喜欢;但当绿灯侠(哈尔·乔丹那个)变成了Parallax,搞起了,就没能让漫迷买账。所以Geoff Johns在Rebirth重塑绿灯侠(指2004年的Green Lantern: Rebirth),他就“修复”了他与众不同的真正特质。如果你定下一条死规则(说什么不能创作),那可能就了作者们的发挥和角色们进化、改变的空间,而他们必须不断进化,有新的故事,这才是漫画故事让人激动的地方。有些疯狂的点子可能还能“解锁”角色此前从未讲到的部分,你会希望为这样的想法敞开大门,可供讨论。我们每周都出故事,有时我们确实会犯错,有时我们会拐到坑里,但是我们的读者很棒很机灵,当我们搞砸时他们会马上指出来,我们会参考这些反馈。

  Q:说到《不义联盟》把超人黑化了,那万一有一天是蝙蝠侠变成了,你觉得应该是谁站出来蝙蝠侠?

  Lee:我觉得这是个写故事的好点子,这个事不只在漫画中被讨论,通常我们也会讨论:“谁来盯着守望者?(Who watches the Watchmen?)”他是个角色,不代表他是对的。我想已经有人创作过了蝙蝠侠“越界”的故事,我想这就是需要联盟的原因,大家互相激励和支持对方,如果你越界了,有人会为你指出来。这就是最好的故事,不只是分,就算是英雄之间也可能出现分歧。

  Q:我最近在看《蝙蝠侠:缄默》,我很喜欢里面的猫女,非常迷人、漂亮,而布鲁斯·韦恩也交往过很多女人,还有很多人希望蝙蝠侠跟超人在一起……

  Lee:阿尔弗雷德怎么样?哈哈,我不知道怎么接这些问题,对于想看那样的故事的观众来说,网上有很多同人小说,已经很多很多年了,他们为各种角色写了各种故事,性别转换什么的……任何他们想看的故事。不过我其实不太确定你在问什么……

  Lee:你看蝙蝠侠的故事里,任何时候他真正“走近”另外一个人的时候,不管是猫女、Silver St. Cloud、塔利亚……他都会没有空间去当蝙蝠侠维持了。“平的生活”是蝙蝠侠的悲剧所在,他永远无法娶妻、生子、归隐田园。他眼睁睁看着父母被的那一个时刻,永远地改变了他的人生。这是他的一个悲剧性的方面:是的,我们都尊他为榜样,是的,他是个很棒的角色,他能和帮助我们所有人。但是他却始终无法过上普通人的生活。我觉得《骑士崛起》很有意思,他最终算是退休了,跟猫女在一起,这是个完美结局,但放漫画里,那蝙蝠侠的故事就此完结了!?而我们下个月还要继续出版蝙蝠侠的故事呢!他的冒险不会停……

  Q:这个问题很老套,但你给的回答总是不一样,所以现在我得再问一遍:你最喜欢的超级英雄是?

  Lee:哈哈,我总是觉得我现在在创作的超级英雄是我最喜欢的——如果你现在在画的不是你当下最喜欢的角色,那就说明还有你更喜欢的角色你画不了,那你肯定要分心,没法百分百投入。所以我现在最喜欢的是:小队!

  Lee:首先是引进一些新,Rebirth《小队》作者Rob Williams在第一期最后说:会有一个新人加入小队:日、Mr. Mxyzptlk和佐德其中之一。所以看到底是谁加入会很有趣。然后又是和小队一起玩一下,这次让他们的更充满希望、更乐观的方式是让他们接受真正的自己,去享受做超级英雄或超级,不一定把这当做痛苦、。小队里有很多个性奔放的人,所以……当漫画家的快感之一来自于“行动”,让角色动起来,做出不同的动作、姿势,小队的人在这方面非常是花样繁多,画起来很有意思。

  Lee:搞创作、开脑洞是最有趣、最容易的部分,真正坐下来,九州天下现金网把这些东西按时画出来是最难的部分(大实话。。)

  Lee:日漫嘛,我在1980年代特别喜欢,我是看着漫威和DC长大的,然后到了1980年代后段,有些日漫传到了美国,大友克洋的《阿基拉》是我记得的第一部,一直到现在有《苹果核战记》、《》等……其实我的孩子们很爱日漫,我经常跟他们讨论,看着日漫如何影响美漫是很有意思的事情。我也从日漫里吸取了一些东西,比如我开始画速度线了,因为觉得很有表现力和活力。还有强调清晰、充满戏剧性的讲故事的方式,这些都对美漫有很大影响。

  Lee:很多,去艺术馆啦,旅行啦,看电影,看漫画,都能给我。如果那个作品真的非常非常好,会让我很恨作者:你意识到你永远比不上TA,我会很郁闷,所以我对好作品是又爱又恨。

  Lee:我一般最恨的是写东西的人,每一本故事写得好的漫画我都恨。我也写过一些东西,那是好玩,我当不了写手:好烦人!为什么我不能写!为什么我们不都能做好我们想做的事情!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恐惧……它不像画画,画画你可以练啊,不停地画啊,拍照片当参照物啊,而我觉得写作是练不出来的,那些美妙的桥段和对话……反正我是特别喜欢好的作者。

  Jim Lee还说这是他第一次来,他的妻子第一次来中国。他30年前去过广州,还飞到了桂林,沿河而下,对不会说任何中文的他来说“非常疯狂”。这次来漫展,他主要就是想来考察中国的美漫市场。来之前,他不确定会有任何漫迷期待他来,觉得“虽然有中国出版商(世图)但毕竟DC在中国出版了的东西不多”,结果到这里被漫迷的数量和女性漫迷的数量吓到了,感觉超级英雄美漫在中国前景大好。

  他还说到杨谨伦创作的“中国超人”孔克南,认为这是很有趣的视角来表现“超人在不同的文化中代表了什么,会被怎么看”,还说他会引出更多的联盟的中国版相似人物。他来中国要看看这里的漫迷喜欢什么,感受下中国是什么样,这样在创造中国相关的角色时也能领会到更深的部分,而不是创造出很肤浅、老套、印象流的某特定国家的角色。